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扬州集资诈骗案或漏网 数亿涉案资金难追回

时间:2014-08-13 10:47来源:互联网 作者:admin 点击:1321 次
大唐无双随军,贱货录,李建群个人资料,2012自救联盟,强宠妈咪来袭,无限挑战130706,so62hu,梦圆星城,痞女杠上九千岁,昊天流澜

  与被炒得沸沸扬扬的“吴英案”相比,江苏省高邮市张小梅非法集资诈骗案显得寂寥无声。吴英和张小梅都是留着短发的女强人,从男人的角度来看,张小梅眼瞅着更漂亮。这可能是两个案件最大的不同之处。

  涉嫌金额高达数亿元,案情的严重性并不比吴英案“逊色”多少,仅房产商严加荣一人被骗走的资金就有一亿多元。“这是背景复杂的诈骗案,并没有被牵出”严加荣告诉记者。

  严加荣认为的“”是指高邮市局长邵义坤,2014年4月17日,江苏省扬州市中级判处主犯张小梅有期徒刑十四年,判处“”张友兰有期徒刑四年。“这两个女人或许都只是。”者赵金云说。

  自称是官员的干妹妹获得信任

  严加荣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能干且精明的企业家,直到在2011年9月的一天,他结识了当时还不满30岁的张小梅。

  张小梅是这样的一个女人,从照片上看,她留着齐刘海,头发是诱人的乌黑,短裙配上一张干净的脸蛋,看上去有点小清新。

  “看上去像个,挺淳朴。”这是严加荣记忆中张小梅给他的第一印象。不久后,他为了这个“第一印象”埋单10840万元。

  因为是江苏省高邮市局长邵义坤介绍的,在攀附心理的作用下,严加荣毫无防备的靠拢张小梅,也随之步步逼近。

  严加荣的父亲严某从民工开始做起,摸爬滚打,几十年后终成小有成就的房地产开发商。严某有一要好的朋友,即为邵义坤。严加荣视邵义坤为长辈,对其尊敬有加。

  在邵义坤的安排下,张小梅在2011年9月走进了严加荣的世界。“家族企业的人”、“手握上亿资产”,的严加荣很快成了张小梅的“猎物”。

  张小梅很快就下钓饵了。

  严加荣从邵义坤口中得知:“张小梅是大老板,背景深厚、子很广,与原南京市市长季建业等领导关系牢固。”严加荣并没有怀疑这个说法的真实性,因为他虽资产殷实,但恰恰缺少这方面的资源。

  2011年9月26日,张小梅找到严加荣,称有个项目很挣钱,但缺乏资金,想找严加荣一起合作,向其借款300万元,因当时才刚与张小梅相识不久,且借款数目不小,严加荣心里正在犹豫,但不久后,邵义坤便打电话过来了。

  “邵义坤说张小梅是他的干妹妹,有能力、有后台,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同意借钱的。”严加荣回忆道。

  以上300万元仅仅是“微不足道”的前奏,张小梅的野心是个无底洞。

  半年时间内被骗走10840万元

  严加荣很快就被冲昏了头脑,在的“药剂”越下越重后,多年积累下的资产也慢慢地被掏空。

  清爽的头型,方方正正的眼镜,着着正装,即使是有着稳重的外形,但二十多岁的严加荣看上去仍几分稚嫩,从父亲严某手中接手管理企业之后,严加荣急需通过做生意挣钱来证明自己的能力,以获得家人的认可。

  张小梅的到来让严加荣感到极为兴奋,资源、好项目、足够的资金,这些“充满力量”的要素有理由让严加荣相信,更大的成功已经不远了。严加荣的这种“兴奋”被张小梅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不过,严加荣的这种美梦很快就变成了噩梦。

  2011年9月28日,这是严加荣借出第一笔钱后的第三天,张小梅又打电话给严加荣,再次向其借钱,这次的理由则更为“充分”,张小梅声称,南京市要搞沥青道工程,时任南京市市长季建业想自己拉人来搞,需要资金800万元。第二天,张小梅又给严加荣打电话称:邵义坤有个电缆招标工程急需资金800万元。

  这一次,严加荣几乎没有犹豫,分别于9月28日、29日两天汇款1600万元到张小梅指定的账户上。

  到了10月9日,张小梅又称季建业在南京搞了另外一个项目,需向严加荣借款2000万元,到了此时,严加荣依旧没有发觉张小梅的,反而对张小梅的“”愈加。

  为了骗到严加荣更多的钱,张小梅曾带着严加荣到南京请省政协领导吃饭,但直到现在,严加荣还没弄明白当天一起吃饭的“”是否货真价实。

  不仅如此,张小梅还策划带着严加荣去见季建业,但她似乎并没有这么大的能耐,而是制造了一个看似真实的“巧合”,所以,严加荣并没与见到季建业,

  是否见到了季建业都不重要了,因为当时的严加荣已然相信,张小梅不仅是邵义坤的干妹妹,而且还与季建业的关系亲密无间。

  在严加荣眼里,此时的张小梅虽然算不上“”,却可以说是“神”一样的女人。紧接着,更多的钱被打到张小梅指定的账户,直到严加荣猛醒回头时,从2011年9月到2012年4月,在半年时间里,已有10840万元被张小梅骗走了。

  债务雪崩引发非法集资诈骗大案

  严加荣并非唯一的者。

  另一名者叫赵金云,她是在一家汽车美容店认识张小梅的,巧合的是,张小梅还是赵金云的邻居,这种巧合也促进了两人之间的交流,在见面几次之后,便相熟起来。

  不久后,张小梅找到赵金云,邀请她到江苏省泗洪县合作创办一家小额贷款公司,因泗洪县政策相对宽松,注册资金仅需6000万元便可成立小额贷款公司,赵金云便与丈夫陈某商量,夫妻商议后决定不参与合作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张小梅便邀请赵金云到泗洪县考察,并有该县的一位副县长陪同吃饭,赵金云一时间觉得张小梅的确是有点能耐,并开始心动了。不久后,张小梅开口向赵金云借150万元资金来周转。

  “张小梅家的房子就值几百万,所以也没怎么考虑就借给她钱了。”陈某说,在高额回报的下,他很快就被套牢了。在张小梅案发之前,张小梅还欠他483万元。

  除了严加荣与赵金云之外,张小梅集资诈骗案还有众多的者,债务就像滚雪球般膨胀,直到最终破裂。

  2013年1月12日11时许,张小梅向机关主动投案,并供述了犯罪事实。

  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“杨检诉刑诉[2014]2号”显示:“2010年至2012年间,被告人张小梅向赵金云、严加荣等人非法集资或张友兰向姚兰、胡美岚等人非法集资累计35000余万元,用于债务、个人挥霍,案发前尚有9400余万元未能归还。”

  扬州市中级于2014年4月17日对该案作出了判决,张小梅与张友兰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按理说,本案可以说是有着皆大欢喜的“结局”。但问题是,严加荣等者并没有收回损失。

  资金去向成谜幕后或有

  在张小梅案发之后,者找到机关等相关部门,要求协助追回损失,得到的回答是:“钱已经被张小梅挥霍完了,损失无法追回。

  “短时间内再怎么也花不完几亿元。”严加荣说。“钱去哪了”成了者急着想知道的答案。

  严加荣也早就追问过张小梅这个问题,张小梅告诉他:“钱已经借给了扬建集团了(江苏一家企业)。”并向他出示了一张署名今借人为“娟”、证明人为“季建业”的借条,金额为4.6亿元,但这张借条是真实的还是的,严加荣到现在都不清楚。

  慢慢的,严加荣已经摸清楚了涉案资金的去向,他坚定的认为,钱早就不在张小梅手中了,而是到了幕后手中,并且手中有着相关的。

  早在张小梅被抓之前,为了讨回资金,严加荣曾在张小梅家吃住过一段时间,天天逼着她还钱,在无奈之下,张小梅告知严加荣称:“大部分钱都给邵义坤了。”并出示了相关的银行转账证明。

  邵义坤是否参与了张小梅的集资诈骗案,目前还没有足够的来证明,但可以肯定的是,邵义坤确实与张小梅有过经济来往。

 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“(2014)杨刑二初字第0001号”刑事载明:“2010年6月至2011年9月,被告人张小梅以做生意及做工程为名,并许诺高额利息,多次向邵义坤、赵宏兰夫妇非法集资累计人民币5641.998万元,已归还5354.8万元。”

  从该可以看出,不管邵义坤是否有参与了集资诈骗,但他的财产已在5000万以上。“一个县级市的长竟然有扬州那么多钱,应该去查一查。”严加荣说。

  记者就此事致电邵义坤,对方称已经调了岗位了,并迅速挂断了电话。

  赵金云曾去看过一次张小梅,她得知张小梅常常在“里面”。者们不再关注张小梅的动态了,因为不管张小梅眼下的境遇如何,他们都已经很难要回损失的资金了

  如今,张小梅被“关”起来了,那笔诈骗来的巨额资金也紧跟着不见天日了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关键词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